你的位置: 古诗词网   >   故事会   >   传奇故事   >   历史故事   >   真实的怀念

真实的怀念

        那年,强国下乡来到一个叫“三里堤”的村子,他看到这个村子紧挨大运河,就坐落在河堤的下面。河堤高出地面5米多,比村民们的房子还要高,不免有些担心。这大运河是史上有名的“决堤”之河,村子比大堤还低,还在一个最容易决口的转弯险段?

真实的怀念

       这些年虽然没有再发过洪水,但是人不能欺天,也还控制不了天,大雨随时有,大水也会随时有,一旦决口,整个村子就是灭顶之灾呀!除此,强国还有一个疑问,为了防止决口,大堤上都会种植固土护堤的树木,并严令砍伐。可是这段最容易决口的堤坝的里坡上,只长着一些矮草和树丛,却没有一棵高树,这不更增加了决堤的危险吗?为了村民们的生命和财产的安全,强国想组织村民们给这段河堤种上树,以保护大堤,防止决口。可是村民给他的回答是“种不了”强国更有点不解,问为什么。村民们又说:“河堤太硬,刨不动,是糯米堤。”

        “糯米堤?”一听这个词,强国有点新鲜。因为在他的思维里有糯米墙一词,但没有糯米堤这个词。村民们看他疑惑,便给他讲了这糯米堤的故事,而且人人都能讲出一段。

        综合村民们的话,他们这个村子原来不叫三里堤,叫庞家湾。因为运河在这儿拐了一个弯,所以村子就叫了庞家湾。其实村子原来也不在河堤下,离河堤还有二里多地。因为有了糯米堤,运河不决口了,村民们为了下河方便,才一户户的把新房盖在堤下,直到整个村子都挪了过来。最早搬迁的人家,为了和原来的村名有所以区别,就叫了“三里堤”。

        叫这个名字是因为这段糯米堤有三里长而取的,当然也有纪念意义。是为纪念一个人,就是带领大家修这段大堤的人——王知县。

        村民们还告诉他,听老辈人说,那时候,这地方三年一决口,五年两决口。每次决口,都是房倒屋塌,庄稼淹没,家禽牲畜被淹死,还得死不少人,剩下的村民们也只得流离失所,外出讨饭。水灾给百姓们带来了说不尽的苦难。

        当时来这儿当县官的,都会把修这段堤坝当成大事,加固、整修,年年有,但是阻止不了决口。因为这里的土壤,都是含沙量很高的黄土,不耐水,遇水就软就散,大水一冲就流走了。而这段弯河,又最受洪水的冲刷,所以洪水一来就出事。那些年,没人愿到这儿来当县官,来了的,仨里头要有俩因为治洪不力被罢官或治罪的。

        光绪年间,新来了一位王知县,他也知道修堤是大事。到任后,就来到大堤上查看,还到百姓家里了解情况。他找到了修堤的办法后,就给上边写了报告要钱修堤,县衙没钱,穷得叮当响,所以才跟上边要。报告一层层往上传,最后传到了皇帝手里。可当时的大清朝已经不是康乾时代了,外忧内患,国势飘摇,国库空虚,整饬河防拨付经费的规定已经名存实亡了,根本没有银子拨付。批文下来后,王知县的心一下子就凉了,上边不仅不给钱,还要他自想办法解决,务必修好堤坝,不得有误!皇上把皮球踢了回来,堤坝不修也得修了,不修就是违抗皇命了,可是没钱怎么修啊。真还不如不打报告了,不打就没有违抗皇命这条罪责了。

        王知县原本是想修成不怕大水冲的石堤。他算过了,修石堤,要用一千船石头。可这儿没有山,没有石头,得到几百里外的山区购买。石头加运费,要用10万两银子。现在上边不给了,银子从哪儿来?自己解决?县衙没有,让百姓们捐,百姓们因受洪水之灾,根本没有钱,全县的富裕人家,也屈指可数,就是强行派捐也拿不出10万两,石堤是修不成了。石堤修不成,再怎么办?再修黄土的,照前任们的老办法那样干,这个省钱,花不了多少,黄土不用买。可黄土堤根本阻挡不住洪水,决口还是免不了的。决口免不了,他也免不了被撤职查办。什么官不都怕撤职查办吗。

        怎么办?他觉得无论如何,也不能再走老路了。不知他怎么想出来的吧,就想出了修糯米堤的办法。就是三合土的,把糯米熬了汤,跟石灰黄土掺在一起,夯实了。他想修糯米的是为了省钱,算过账,有4万两银子就够了,比石头的省6成,他觉得4万两能在当地筹集到。

       可是他一说,老百姓都觉得不靠谱,根本没见过,连听都没听过,没人信。你想想,没粮食的河堤老鼠蝼蛄都盗洞挖窟窿,这用米修得不更招老鼠招蝼蛄吗,盗些洞挖些窟窿还不更爱开口子吗,这不是糟蹋粮食,糊弄人吗。

        人家王知县没听老百姓的,自有主意,铁定了修糯米的。王知县就带人到富裕户家里募集银子,没到穷人家来,知道没有。他不是想募集4万两吗,可只募集了到2万两。富裕户也觉得修糯米堤不靠谱,有的还觉得知县是借口敛财,也不愿出钱。当然,他们也被大水害的挺苦,说是富裕人家,其实家里也没有多少钱,水灾太多,租子收不上来。

        可是过了几天,他就派了人到村子里催人出工修河堤。官府里派的事,不能不去呀,但大伙的心里都嘀咕,都觉得是瞎胡闹。

        河堤赶在雨季前完工了,可是百姓们下把提着心啊,这玩意能行吗!家家都准备一开口子就快跑,逃命啊。哎哟,那年的雨水还特别大,一下雨就看见王知县在河堤上转,他心里也没谱啊,也怕开口子呀。可没有开口子,不光那年没开,第二年第三年,一直到现在,100多年了都没开过。王知县给老百姓办的这件事太好了,真是为咱老百姓着想啊!你想想,要没这糯米堤,尤其是前些年,得开多少次口子,得淹多少地,死多少人,村敢搬到这儿来吗。

        这个故事有些传奇,而强国还有些疑惑,因为堤是与水相连的,正像乡亲们说的,无米之堤还常为老鼠蚂蚁所侵,这有米之堤不更为老鼠蚂蚁盗食吗?“千里之堤溃于蚁穴”强国脑子里出现了这句古语。就把疑惑说了出来。而乡亲们的回答是:老鼠蚂蚁盗不动。

        强国还有些疑惑,来到大堤上一看,外堤鼠洞多多,而内堤一个都看不到。再用工具一刨,果然像村民们说得那样,大堤的外堤松软,而内堤坚硬如石。强国不由的对这位王知县肃然起敬,因为他做的是百年大计之事。

        再想想这一百多年,如果是豆腐渣工程,再像乡亲们说的那样,5年两决口,就有不下几十次决口。不说人亡畜死,就说修堤和水灾的财产损失,只怕是2百万两,2千万两,甚至2亿两银子也不成。

       一段糯米堤,百姓祖辈相传,这就是对为官者最真实的怀念。

上一篇: 小鼠旅行家

下一篇: 轻视自己的爱丽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