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位置: 古诗词网   >   故事会   >   童话故事   >   民间故事   >   阮小五出家做和尚之谜

阮小五出家做和尚之谜

早年间,梁山泊里的腊山上,有座磨香寺。传说,石碣村里的阮小五打杀了渔霸,在磨香寺里避过难,出家做了半天和尚。

阮小五出家做和尚之谜

腊山西北七、八里路的石碣村,是阮小五的家乡。阮小五兄弟三人,哥哥阮小二,弟弟阮小七,人称石碣三阮。兄弟三人伺候着一个双目失明的老娘,房无一间,地无一垄,靠在梁山泊里捕鱼捞虾为生,日子过得十分艰难。

一天,兄弟仨去水泊里撒网,一大早捉了四条几斤重的大鲤鱼,来了个开市大吉。阮小七高兴得一蹦三尺高,对两个哥哥说:“鱼咱不卖了,拿家去煮了吃个痛快!”阮小五拍拍弟弟的脑袋,笑着说:“小七,你咋这么嘴馋?天这就冷了,娘还没件过冬的衣裳,我把这鱼卖了,给娘买件衣裳吧。”小七一听,连说:“是,是!”把鱼装进篓里,催五哥快去市上卖鱼。阮小五背上鱼篓,对二哥说:“再撒上几网,早早回去,免得老娘挂心。”阮小二也嘱咐五弟说:“你也早早卖了鱼回家,别跟人争那一星半点。”阮小五应了,下船去市上卖鱼去了。

到了市上,阮小五把鱼篓子一放,喊了两声“鲜鱼”,蹲下身子等主顾来买。几个家有红白喜事折人见阮小五的鱼活蹦乱跳,斤两合适,争着来买。双方正在论价,市上渔行里的总管两步赶来,把鱼篓一捂,对阮小五说:“你兄弟仨上月渔租还没交,这鱼不准卖了,拿去抵租。”阮小五护着鱼篓说:“这些天没发市,今儿个捉了这几条鱼,急等着卖了给老娘买件衣裳穿,渔租改天交上就是。”总管“哼哼”冷笑两声,说:“你娘没衣裳,老爷我还缺皮袄呢?交不上租,今儿这鱼就卖不成!”阮小五咬咬牙,把火气压在肚里,说:“林总管,别逼人太急,我这就卖了还上渔租!”岂知这姓林的总管催租是假,要鱼是真。今儿个东阿县的王都头在他家做客,正要用几条大鱼,阮小五送上门来,哪会让他卖给别人?就把眼一瞪,大声呵斥说:“鱼不准卖了,送到渔行抵租!”说着,提了鱼篓就走。阮小五上前一把夺了回来,厉声说:“交租拿银子,用不着拿鱼!”林总管见阮小五敢驳自己的面子,又羞又气,骂声“混蛋”,伸手就打。阮小五顺手接住,只轻轻一扳,林总管就“哎哟”叫了一声,缩回手去。这真是太岁头上动土,虎口里拔牙,十里八里,谁敢惹姓林的这个渔霸?林总管一声吆喝,从一边跑来渔行里的四、五个打手,上前去爪阮小五。阮小五手无寸铁,怕吃了亏,顺手抄起邻摊上的一根扁担,摆好架势等着。林总管噗地倒地,连哼一声也没哼,腿就伸直了。阮小五一见,也暗吃一惊,原想把他打开,怎么倒给打死了呢!三十六计,走为上策。阮小五用扁担扫开道,脚不连地的出了集市。

渔行里的打手们不敢来追,叫喊着去总管家里报信。却巧王都头带了四个兵丁到了,一听总管被阮小五打死,就命打手们领着,到石碣村里捉拿阮小五。

阮小五跑进家里,见二哥七弟从水泊里收网回来,正在晾晒,便急忙对他俩说:“今儿倒霉,渔行姓林的被我一扁担打杀了官府定然来拿,这里住不得了!”小二见说吃了一惊,忙问:“你怎么把他打死了?”小五说:“原想打杀他,他要抢鱼,我在气头上,手打重了。二哥,事到如今,你和七弟快护老娘去船上躲几天,我在这里看看动静,也好给你们做个耳目。”小七把眼一瞪,发火说:“就不躲他,来两个杀一双,怕人不成!”小五劝七弟说:“咱兄弟省事得很,杀了就走也无妨碍,只是拖累了老娘咋办?”小七一想是理,招呼二哥说:“五哥说的是,咱先走吧。”两人去草房里拿几件家什,护着老娘上船走了。

一霎,村里一阵闹哄哄的,果然几个兵丁和打手赶来了。阮小五去草房后找个地方躲着,看他们有啥猴跳。

兵丁们一脚踹开阮小五家的破柴门,叫喊一声说:“姓阮的,快来伏法!”见草房内无人应声,打手们大着胆子闯了进去。折腾了一阵子,既没抓着阮小五,又没捞到油水,几个兵丁一嘀咕,叫一个打手去烧草房。这半间草房不值分文,却是家兄弟供老娘安身的地方。阮小五看在眼里,把心一横,叫声“住手”,跳了过去。兵丁们大吃一惊,不想阮小五就在眼前,急忙握刀来拿。阮小五有意把他们引出石碣村,就边杀边退。见水边正有几只小船,阮小五几步过去,跳上船去,把篙一点,进水泊里去了。兵丁们赶来,见阮小五划船走了,也叫打手们划起船,在后边追赶。

阮小五在前,兵丁们在后,看看划到腊山脚下,阮小五心:“这腊山上树多林密,钻进去躲躲,也比在这里和他们瞎转悠强。”想着,小船头一掉,靠在一块大石头上,自己跳上了岸。兵丁们急忙拢船,也上了岸,望着阮小五的背影赶。追到山腰,猛地不见了阮小五的踪影。一个打手熟悉腊山的情形,指指路边的棵大柏树,说:“莫非他钻了这洞不成!”兵丁们看了看,不见洞口,问那打手:“哪里有洞?”那打手说:“洞在大树后边,给树枝盖了,这里看不清楚。”兵丁们要那打手引路,向山洞爬来。果然,树后一个洞口,上刻“老古洞”三字。兵丁们叫打手在前,弓着腰爬进了洞里。

阮小五在洞里爬着,听见后边有响动,知道是兵丁和打手们追来,就紧走几步,快快钻出洞口。这老古洞,山北称后洞,山南称前洞。阮小五从后洞进,从前洞出,眼前正是山南的磨香寺。阮小五见寺后一片竹林,想去那里躲躲。刚一转身,寺里的住持西竺和尚从寺里出来,见是阮小五,问道:“阮家兄弟,你要去哪里!”阮小五和西竺有一番交情,不便相瞒,回说:“后边兵丁来追,想去寺后躲躲。”西竺听了,看看左右无人,招手说:“这里且避一避,莫瞎撞了。”阮小五见西竺心诚,就跟他进了寺去。

兵丁们爬出洞来,又不见了阮小五,洞前只有一座寺院,怕阮小五藏了进去,就一齐到寺里搜查。西竺迎了出来,念声“阿弥陀佛”,向兵丁们说:“诸位前来,不知是来进香,还是拜佛?”兵丁们看一眼西竺,说声“有公事”,就闯进去搜查起来。前后搜了遍,仍无踪影,便又闯进大殿来找。只见七、八个和尚打坐蒲团,双手合十,二目紧闭,正在诵经。兵丁和打手们空忙一阵,搅闹了寺院,自知理亏,向西竺说了声“有扰”、灰溜溜地走了。

西竺见兵丁们走远了,回身进了大殿,在那个面壁的年轻和尚的头上拍了一拍,说:“你心不诚,人藏杀机,还不离开磨香寺去!”那年轻和尚闻言,腾地跳起来,笑着说:“多谢大师!救人一命,胜造七级浮屠!”西竺也笑着说:“算你有缘,也做了半日佛家弟子,以后少开杀戒才是!”阮小五脱去僧衣,西竺给子块方巾,把刚剃成的秃头一包,去山下找了条小船,寻兄弟和老娘去了。

传说,后来三阮一到了梁山寨,积了些银两,还到磨香寺里来,送给西竺和尚,叫他重修了大殿和金身,以表佛祖的庇护功德呢。

上一篇: 小桔牙和流浪鼠

下一篇: 蓝魔之泪